返回首页 简体中文 English
  最新消息: 日本全日空航班高空失壓 十分鐘急降1萬米      折扣機票惹大禍!中國女學生被加航禁飛並罰款      民航早報:肯亞航空計畫2020年開航北京大興      中國遊客在國外登機口廣播 網友點贊:祖國的語言     
相关新闻
·日本全日空航班高空失..
·折扣機票惹大禍!中國..
·民航早報:肯亞航空計..
·中國遊客在國外登機口..
·空中客車慶祝成立50..
·波音告知香料航空:7..
·哈爾濱新機場設計“北..
·開航13年虧一個億!..
·客艙起火如何自救,逃..
·專家推測俄客機失事原..
·合肥新橋機場將迎來五..
·“五一”假期日均出入..
·彙聚行業智慧,共話航..
·因暴風雨來襲 獅航移..
·空客總裝第8888架..
 
站内搜索
选择:
新   闻  
 
空姐的酸甜苦辣:飛在藍天只是看上去很美
来源: 本站 点击: 67 发布时间: 2019/4/1
      空姐,在大多數人眼中是光鮮亮麗的職業,每天飛翔在藍天,去不同的地方,她們長得漂亮、身材高挑、拿著高薪,令人羡慕。因為職業的特殊性,又略顯神秘。近日,大渝網跟隨重慶航空的機組人員執行重慶前往騰沖的航班,近距離接觸空姐的真實工作,一揭她們“神秘的面紗”。
空姐工作全紀錄:看她們如何完成一趟藍天旅程
起飛前
航前協作(航班起飛前1個半小時)
航班:20131114 8:55 重慶→騰沖
      早上七點,傅嬌拎著包拖著行李箱匆匆忙忙的跑進重慶航空航前協作辦公室,一邊說著“不好意思,不好意思,在機場轉盤稍微堵了一下”
      航前協作是機組執行飛行任務前的必備工作。一個機組以國內航線為例,除兩名飛行員(機長和副機長)以外,還有4名空乘以及一名便衣安保人員。
      傅嬌所在的機組這天飛騰沖,協作會議時先瞭解了當天重慶以及騰沖的天氣,有無特殊情況(確認當天乘坐的旅客中是否有特殊旅客:例如殘疾人、小孩單獨出行等)整個機組除了著便裝的機上安保以外,每名空姐都穿著整齊的制服帶精緻的妝容,畫面看起來特別像港劇中的情景!可是傅嬌說,每天長時間帶妝,機上空氣乾燥、長時間作息不規律等原因,已經讓她們的皮膚狀態很糟糕了。這也算這個美麗職業的“職業病”之一吧!
      重慶航空的空姐都是長髮綰髻。“我們對妝容頭髮的要求就是乾淨俐落。”傅嬌說,空姐留長髮是不成文的規定。“在我們公司飛滿5年後可以留短髮。”
機上準備:
      7點30分:機組人員拉著行李箱開始陸續登上機組車,他們需要至少提前一個小時上機,然後在乘務長的安排下開始做機上準備,包括設備檢查(硬體+服務設施)並確認滅火、電源、馬桶等等是否可以正常使用,基本準備做好後,機長會與乘務組再進行一次溝通。
      副機長賈國鋒說:“本次航班天氣狀況良好,去程1小時30分鐘,回程1小時45分鐘,請大家再次確認緊急設施、設備正常,做好應急措施準備,旅客開始登機後,請安保以及空乘人員注意是否有特殊旅客,特殊情況及時與駕駛艙溝通”
飛行中:
      8點55分,飛機準時起飛。飛機進去平穩期後,空姐們就忙開了,分發飲料和食物是她們最基本的工作。
      10點55分,飛機降落在騰沖駝峰機場,乘客下機後,空乘組整理機艙,重新補給飲料和食物,準備下一次飛行。
      大多數時候,一趟航班就這樣平平淡淡地完成了,但在藍天上、機艙裡,有驚無險的時刻也時有發生。
空姐的酸甜苦辣
酸:藍天、夢想、光環,看上去很美
      傅嬌在這行已經快做滿10年了。“04年我從中國民航飛行學院畢業,就直接入行了。”最初入行時她覺得非常新鮮,“每天飛不同的地方,在不同的地方過夜”但工作不僅僅是這樣。傅嬌說,她們需要學會很多技能,包括滅火、急救和緊急撤離等,“我們的職責就是保護旅客安全抵達目的地”。
      工作做到第五年的時候,傅嬌覺得進入了瓶頸期。“每天都重複一樣的工作感到很疲倦,頸椎和腰椎不好這樣的職業病也出來了”,那段時間傅嬌萌生了放棄的念頭,但最終還是堅持下來了。
     “後來還是覺得這份職業很有意義”,傅嬌說,她現在工作快滿10年,也生了小孩,做了媽媽,感觸就更不一樣了。現在帶著一些新人做培訓,幫助她們儘快上手,工作也進入平穩狀態了。
甜:受到全機艙乘客鼓掌支持
      飛機延誤是空姐們最不希望遇到,又避無可避的情況。就在今年5月,傅嬌飛騰沖的航班,由於天氣原因,2次降落失敗後選擇備降在昆明。旅客們在昆明機場待了6、7個小時,“當時有的旅客情緒已經很激動了,但也有旅客很理解我們。”
      傅嬌回憶道,當時乘務組已經把機上所有的食物都拿出來分發給旅客了,包括她們自己的飛機餐。當把最後一個蘋果遞給一位旅客時,她婉拒了,說“要留給最需要的人”,當時傅嬌就很受感動。
     “後來飛機抵達目的地時,我們沒有按往常一樣做千篇一律的廣播,而是做了次個性化廣播”,傅嬌說,當時她在廣播裡感謝了所有旅客,還給當天過生日的旅客送去了生日祝福。“最後機艙全體旅客都鼓起掌來,我看到我們空姐都紅了眼眶。”
苦:雙飛家庭很孤獨
      與很多空中飛人一樣,家庭與工作如何兼顧,是空姐們面臨的最為迫切而現實的問題,幸運的是傅嬌與老公是大學同學,畢業後都選擇了一樣的工作,作為雙飛家庭,傅嬌說:“最難的是沒有時間相處,常常是他回來了我走了,他要走我才回來。”如今兩人的寶寶也快2歲了,一直由父母照管,對孩子,夫妻兩人都覺得特別虧欠。
辣:遭遇發動機失靈的驚險航程
      傅嬌10年的飛行經歷裡,記憶最深刻的是05年在一次深圳飛北京的航班上。飛機正常起飛後大約1個小時左右,突然出現機械故障,一個發動機停止運行,飛機非常顛簸,當時傅嬌還是一個新手,面對這種情況還是非常慌亂,其他同事其實也非常害怕,但是這個時候乘務長告訴機組人員:“必須保持冷靜,空乘的情緒會影響到旅客,我們的職責是安全的將旅客送到目的地”
      傅嬌說,雖然機組人員也非常害怕,但還是必須非常專業地去安撫乘客,最後再飛機平安降落後,頭等艙有一對老年夫婦隔著過道將手緊緊的握在一起,“那一幕特別感人”。
      空姐的工作與生活平凡也特殊,她們和普通女孩一樣,喜歡逛街,也會為人妻、為人母;另一面,職業的特殊性需要她們能夠應對飛行時空中、地面遇到的一切問題,即使自己的生命受到威脅,第一件事是要去安撫旅客的情緒。她們是看上去很美的空中“鐵姑娘”。
 
[返回]
  友情链接 | Links
版权所有 © 世界航空小姐协会官方网站 2008-2013 备案号:粤ICP备10240531号-4
中国大陆: 中国深圳市深南中路国际科技大厦三十一层 电话:86-755-83279698 传真:86-755-83760148 邮编:518033
香港总部: 香港灣仔軒尼詩道338號北海中心29樓D室 电话:852-25277992 传真:852-25277995